服务热线0512-57465851

看罢古人洁癖症,不敢妄谈讲卫生!
所属分类:公司新闻发表时间:2018-08-10

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爱干净讲卫生没什么不好,不过一旦发展成强迫症,那么对人对己都会是种负担,往往是自己纠结,别人连带着受折腾。

 

不经意看到一些古人的洁癖症, 病情很严重,临床表现很矫情,有些人竟然为此送上了卿卿性命。


历史翻到南北朝,要说这一时期的文人雅士个个彰显魏晋风度,讲卫生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很不靠谱的事情。比如扪虱而谈的王猛,一边聊天一边在胳肢窝下面捉虱子吃。可是偏偏有那么一位王思微,在五石散的幽香里特立独行的保持着淡定从容。这位洁癖大神每次穿衣服都让仆人用白纸裹上手指,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打理完了才让仆人把手上的白纸撤下。蔡侯纸发展到魏晋时间也不长,王大神能这么铺张浪费大肆用纸,看来家底绝对是一等一的阔绰。

  

命运总爱跟人开玩笑,洁身自好的过分就会有腌臜晦气的事找上门来。有一天王思微正赏心悦目步于中庭,结果就看到一只野狗翘着腿儿在他家门柱上撒了一泡尿。这下子就恶心到了王思微,他赶紧命令仆人拿了刷子上下翻飞的一顿狂刷。然后还觉得不彻底,又让仆人拿来瓦刀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刮蹭。最后眼看着门柱子都要衣带渐宽了,才让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的仆人停下来。可是王思微强迫症犯了,就这样还觉得不满意,后来干脆直接让人拆除了门柱换上了一根新的。



但凡洁癖症患者大都有头有脸有地位,原因很明显,一日三餐都成问题的估计也没有心思穷讲究。清朝时有位名仕叫唐冰溪,这个人满腹经纶是位远近闻名的博学大儒。可是偏偏爱干净,爱到什么程度呢?每次参加个诗友会或者什么文艺沙龙大party,他都会自行打理好杯碟碗筷,聚餐结束后撅着屁股一丝不苟地涮洗自己的餐具。遗憾的是那会儿还没有发明牙刷,他只好一次又一次在卫生间漱口清理。估计穿越到现代,这位唐先生肯定会饭后来颗绿箭口香糖嚼个不停。

 

这两位的洁癖程度不过如此,如果跟元代大画家倪云林比起来,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倪云林书画意境高妙,他的笔墨纸砚文房四宝都有两个佣人随时清洗打理,古往今来给文房四宝配备秘书的还真是绝无仅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门前的两棵梧桐树,由于没日没夜的清洗浇水,竟然不堪忍受气绝而亡了,折腾到最后就剩下光秃秃的枯枝纵横,每掉落一片叶子他都会让人及时清理。他喝得茶水都是由专人从邻近的山中挑来的泉水,每次挑水者进门他都会祥加盘问究竟哪一桶在前哪一桶在后。在前的留下来烧煮沏茶,身后的干脆用作洗脚水。人问其故,他振振有词说到:“前者无浊气,故用煎茶。后者或为泄气所秽,故以为濯足之用耳。”



最能体现倪云林洁癖登峰造极的一件事是招伎,由于倪云林的洁癖功力已经远近闻名无人匹敌,所以他对男女之事向来是深恶痛绝,甚至终身未娶。不过鉴于当时文人骚客都有品鉴歌姬的癖好,所以倪云林也不免于俗偶尔风雅一回。同他交往频繁的歌姬中有个赵买儿很是令他中意。有一次在家中娱乐,天色甚晚赵买儿请求住下。倪云林推辞不过只好应承,不过就寝之时倪老爷洁癖症发作了,让赵买儿到卫生间彻底洗澡,洗完之后在赵买儿身上摸来摸去,哪儿不干净就继续去洗。洗完之后再检查,哪儿不如意继续沐浴。就这样,可爱的画风扑面而来,整个晚上赵买儿练就了一个动作,那就是洗洗洗洗洗!最后洗的赵买儿喷嚏连连脱胎换骨了,倪云林才招手喊停。赵买儿迷迷瞪瞪睁眼一看,原来是天光大亮了。这一晚折腾的,觉没睡成却感冒了。

 



洁癖到了这种程度基本上无药可医了,庆幸的是尚不曾伤及性命。历史的车轮一个倒转回到春秋战国,《左转定公三年》有载:“三年,春,二月辛卯,邾子在门台,临廷。阍以瓶水沃廷,邾子望见之,怒。阍曰:“夷射姑旋[1]焉。”命执之。弗得,滋怒,自投于床,废于炉炭,烂,遂卒。先葬以车五乘,殉五人。庄公卞急而好洁,故及是。” 

 

插叙一下这则故事的起因,定公二年邾庄公办了个夜宴,邀约大臣夷射姑一起吃肉喝酒暖身子。喝着喝着小酒就喝大发了,然后夷射姑膀胱膨胀想要出门方便,结果走出门口时碰到一个嘴馋的门卫管他要肉吃。夷射姑两股战战马上都憋不住了,一气之下就随手拎了个木棍子胖揍了门卫一顿。门卫肉没吃成,心里憋屈的别提多郁闷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结果春暖花开等到第二年也就是定公三年,门卫终于等来了机会。他远远的看到邾庄公即将走出宫殿,所以赶紧拎了一瓶水匆匆忙忙的浇灌到大殿的角落。这一幕刚好被邾庄公看个正着,洁癖成瘾的邾庄公自然无法容忍,把门卫拎过来一问,门卫吱吱呜呜地告发了夷射姑曾经在这里撒尿。这一下惹怒了邾庄公,即刻下令捉拿夷射姑。结果夷射姑早早探得风声溜之大吉了。邾庄公忍不住暴跳如雷,从床上一下子跳了下来,不偏不倚刚好跳到了供暖用的火盆里。这下可好,一下子就来了个活脱脱的炙子烤肉,大面积烧伤。事后御医鉴定三级灼伤。医疗条件不发达的当下,伤口反复感染,终于一命呜呼。《左转》曰:庄公卞急而好洁,故及是 。说的就是邾庄公性情暴躁有洁癖才最终导致了这场惨祸。

 

看罢古人这些洁癖症,想想我们平素里有一搭无一搭的讲卫生,还真有点望尘莫及的感觉了。


返回
关键词:

技术支持:优网科技    网站地图

收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