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12-57465851

剪一段时光,幸福流淌清江浦
所属分类:行业动态发表时间:2018-08-10

 蜿蜒流淌纵贯南北的京杭大运河是世界上里程最长的人工运河,她是古代水上立交枢纽,其交通运输漕运的重要性和作用类似今天的高速公路和高铁。在她南北分界线的节点,便是南船北马,在此舍舟登陆的淮安清江浦,即淮安的主城区,四十年前在这儿度过了我人生的童年、少年和青年时代,那时叫清江市,是江苏省最小的一个市,人口只有区区13万人,相当于现今一条小街道的人数,如今人口却达到了73万人。在这个让时间慢下来的城市我度过了今年的三伏,一个比往年炎热的多的一个夏季,我白天在家陪两位九旬老人,早晚则步出空调房间到纯净的天空下换换气,静下心来信步里运河两岸的树荫下纳凉,穿行花街、石码头和大运河文化广场,踱步儿时玩耍地且慢慢修复着记忆中的碎片,十里东西长街、南巷、娃娃井、小押巷、双旗杆、鸿门街、牛行街、大闸口、水渡口......遍览物是人非的文庙、都天庙、关帝庙,感叹生命苦短人生匆匆。从儿时玩伴和闲逛人的口中及所见所闻里来朝花夕拾,也充分感受和体味着清江浦人满满的幸福感。


  这里属里运河淮安段,沿线流传着许多古今故事,满眼的人文景观,从古建筑、历史遗址、特色文化遗产(非遗等),可谓一步一景、步步皆景,充分展现大运河沿线丰厚的文化底蕴。清江浦里运河全长32公里,有600年漕运辉煌历史,为京杭大运河漕运重要节点,沿岸风景优美、人文景点众多,国家级、省级及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达百余处,承载着淮安沉甸甸的千年运河文化,也见证了昔日淮安漕运文化的兴衰,是淮安名副其实的文化河。夜幕下的清江浦区里运河,东接淮安区,西至清浦大桥、红卫桥,一路彩灯艳丽夜色阑珊,闪烁迷人的灯火倒映在平静的水上。时过晚间七点半,从里运河的中州岛往西到大运河文化广场,有近十场各类文艺演出,此应是清江浦人的精神大餐“上菜”的时刻。


  我驻足于手摇芭蕉扇的老人队伍中听他们高亢嘹亮地唱老歌红歌,也许我是“生面孔”,被身旁这位老人家一眼就认定我是“异乡过客”,在他狐疑的目光里,我操一口地道的“老清江俚语”和他打招呼,顺便还自哂了一句“乡音未改鬓毛衰”奥!对方立刻发出会意的微笑:“老家哪块的?”,听说我是都天庙街的,又是“老淮拖”便越说越近了。提起老街上孙家五爷、张家瑞成、赵家大院,谈起我居住的学校教师家属大院,他说,那条街上的人都知道,1977年恢复高考后,这个院子年年有人上大学,家家都出名牌大学生。至于当年淮拖的辉煌以及他熟悉的谁、谁等,更是有说不完的话题了。从他言谈中了解到,这位老兄十多年前就从某国企下岗了,现在退休月工资也就2000多元。“看你们唱的多是老歌红歌嘛?”我故意找话题和他攀谈。“到这个年龄只会唱那个时代的歌,老歌好听越唱越有劲。文革时期物质匮乏,整天讲政治不能乱说乱动,哪有现在好,拿着虽说不高的退休工资,但吃不了用不了,年底还能余点钱贴补孩子。现在是好日子唱着过奥!”老人合唱团精神饱满,有人指挥打拍子,唱的很是整齐有节奏。很专业的乐队在大灯泡的照烤下,正挥汗如雨敬业伴奏。这支队伍里灵魂式的人物,乐队手风琴是我以前淮拖老友魏哥,外号拉拉,他是这支合唱队的领队,琴声响处,不仅能够演奏单声部的优美旋律,还可以演奏多声部的乐曲,更可以如钢琴一样双手演奏丰富的和声。在这支乐队中,手风琴声音宏大,音色变化丰富,手指与风箱的巧妙结合,演奏出多种不同风格的乐曲,让这群老人充满感情的老歌更是激情四射,可以说魏哥的这把拉了近半个世纪的手风琴简直就是一个丰满的小型乐队。由于这把手风琴的存在,周围的几个合唱队黯然失色,唱歌队伍明显不如这边人气旺。记得当年我们一起进厂,厂宣传队缺一个手风琴伴奏,他就此自学成才,几十年的时间竟是琴不离手玩成了专业水准。乐队里更加激越高亢的当属那支竹笛,笛子是举足轻重的吹管乐器,演奏者也是过去老淮拖宣传队的海洋君,他中气十足笛声嘹亮,演奏技巧更胜当年。对每天晚间的唱歌活动,用他们的话说,就是图开心、带着大伙一起开心玩玩。


  艺术长廊的前面近万平方的大广场是老阿姨们跳广场舞的乐园,根据不同的风格流派大概有三四个舞蹈群呢!

      若飞桥,当地人称大闸口畔有一西洋乐器队合奏,有萨克斯、单簧管等大型小型乐器,舒缓的音乐在深情地演奏着《小城故事》,一看就是非专业的自发演奏倒也自得其乐。


省长荣京剧院女包公

  老清江浦人有听戏唱戏的传统,这儿也是戏剧的故乡,老人、孩子嘴一张都能来几句淮剧,由于历史上属南船北马的水陆码头,是漕粮运输枢纽和海盐集散中心,因而商贾云集,也是戏曲艺人谋生之地,受南北风影响,清江浦人也喜欢京剧、吕剧、黄梅戏,甚至越剧在这儿也很有市场。清江浦历史上与京剧的渊源很深,在京剧的发展史上有位王瑶卿先生,就是清江浦人氏,他是中国京剧承上启下的领军人物,也是京剧界授徒最多的一位卓越导师,京剧界有名的梅、尚、程、荀“四大名旦”都受过他的指授,被京剧同仁称之为“百科全书”。他开创了京剧艺术发展的一代新风,使京剧的整体风格走向转折、在京剧发展的历史上产生深刻的影响被传承在今天的京剧舞台上,从他的身上也折射出“运河之都”的淮安在明清时期灿烂的文化之光。


  离文庙数步之遥的环城路边即京剧大师周信芳故居,周大师饮誉京剧界可与梅兰芳大师齐名。清江浦至今仍流传着周大师的爱国情怀和故事。九一八事变后,京剧大师周信芳在上海戏院唱戏,台下坐满了观众。那天周信芳唱的是一出《明末遗恨》杀宫。当周信芳借崇祯之口在戏台上唱道:“儿呀,什么最惨!”

       皇太子应声答道:“亡国最惨!”

       观众听罢,眼泪哗的掉了下来!周信芳继续唱:“儿啊,你们要知道,亡了国的人,就没有自由了!”

       当公主问道:“儿有何罪?”

       周信芳临场即兴答道:“儿身为中国人就是一项大罪!”

       锣鼓一敲,满堂皆惊!

       片刻,有人醒悟过来周大师这是在借古喻今啊,全场起立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在清江浦唱红、如今仍活跃在中国京剧界,当代京剧荀派大师男旦掌门人宋长荣,是荀先生弟子,国家一级演员,主演过七十多出传统和现代剧目,拿手戏是荀派《红娘》,以其轻盈柔婉、做工细腻、身段袅娜娇媚见长,有活红娘之美誉。江苏省有以他名字命名的长荣大剧院就坐落于淮安,虽已年过八旬仍在淮传业授徒。今晚在里运河中洲就可看到省长荣京剧院的演出,都是他的徒弟和学生,只见演员们在近四十度高温下油彩化妆,全副武装地穿起长袍宽袖的戏服,认认真真有板有眼的亮嗓高唱,头顶上的大灯泡散发着炙人的高温,没有降温措施也没有酬劳,我只能理解为他们对传统文化京剧的热爱吧!


  乡音乡调唤起我的乡思乡情。大运河文化广场对面也有一台群众自演自唱自娱自乐的淮剧群,由于演员和乐队多是来自“草根”,很接地气。我小时候在外婆家时常受到淮剧的熏陶,外婆爱听爱唱淮剧,日常生活中,她也能将教育孩子的枯燥说教链接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戏文里的动人故事,潜移默化地引导我们做人诚实守信、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道理,我们很是爱听。记得上小学二三年级时她就常带我去市人民剧场和大众剧场看戏,由于她不识字就让我读戏台边的字幕给她听,无形之中也提高了我的认字和朗读水平。在外婆看戏听戏的泪水中,我领略了淮剧《秦香莲》唱词唱腔寻寻觅觅悲悲切切回肠九曲。我觉得有首诗这样写淮剧淮腔比较形象:

这些苦若黄连 

柔似银杏之心的声腔

就诞生在这曾经的荒年灾年之地

 

在里下河任意一处河堤边 垛场上

街头镇角 

你都能听到江淮小调旋转的音律

老调清唱   油头粉面

 

昔日的这里,

人人都是祝英台

 个个都是秦香莲

        是啊!北方的戏曲激越高亢、南方的戏曲委婉柔情,只有淮剧唱腔“哭腔嗒嗒”催人泪下,这是为何呢?据考淮剧唱腔源于清代中叶,历史上的两淮地区人民生活十分困苦,古黄河、淮河水泛滥都会殃及两淮和里下河地区,外婆讲她过去的故事里“跑反”、“逃荒”两个词出现的频率最高,除了荒年就是“兵荒马乱”,因为淮海大平原历来也是兵家必争之地,所以他们的戏文也都溢满悲苦的故事。


淮阴侯韩信故里

  浆声灯影里的大运河畔当然少不了老少皆宜的卡拉OK。这是一位爱好唱歌的下岗职工拉起场子,小小的投入置办起一套带音响和投影屏的设备往运河边一架就当起了小老板,你可以自由点歌来吼一嗓子,价格公道十元钱三首歌。我听了几首一时技痒也想临场发挥一把,可一摸口袋,惭愧!竟没带一分钱。正在尴尬之际,老板笑曰,你出门难道手机也没带?对啊,手机可以扫码,即可消费啊!付钱唱歌心中一阵释然,我选了一首此时此刻代表我的心情的歌,将我美好的祈愿和祝福献给我的家乡清江浦的父老兄弟:我的祝福你听到了吗?不用说,获得了满堂彩。


  缓慢简约悠闲,会听会唱会玩还会吃,这是典型的清江浦人生活智慧和节奏。也许是南来北往车马人流的磨砺,抑或是看透世事找到了生命存在的意义和价值,在这儿就没啥大不了的事,遇事一句反诘:“急什里啊?”办事之前,先喝一杯再说,事情办没办成,得喝一杯为个人情,以致当今风靡全国的掼蛋也成了这儿慢生活的写照:饭前不掼蛋,等于没吃饭,饭后不惯蛋,吃了也不算。概括了清江浦人俯视社会人生的博大胸怀。于此油然想起宋代大文豪苏轼的词“此心安处是吾乡。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在清江浦我再次领悟了词人通脱旷达的情怀。早起一碗肉丝肚丝面,顺便“详道”大厨一声:“宽汤、过桥的奥!”啥意思?一般点的面都是小锅炒菜浇头面,“过桥”则用一大盘子另盛,或许这位还要喝个早酒呢!酒,当然是“原泡子”为佳,因为这酒“有劲”,那些低度酒是卖给外地人喝的,利润也高呢!但凡喝早酒的没一个小时这顿早点还真下不来,时到中午难免再来两杯,下午三、四点吃个下午,一般是一碗辣汤两个水晶包“垫垫”。一天劳累之后,晚上炒两个菜,略讲究一点就是炒个“软兜”加个“黄豆芽烧牛板肚”,不用说,是一定要多搞几杯解解乏的。但这样的生活老清江浦人觉得有趣,这辈子活得“值”!


  最近《中国经济生活大调查(2017-2018)》公布的最新一期的全国最具幸福感城市排名,十大最幸福城市中淮安市榜上无名,南京市位列第九。我在南京生活了近四十年,先后住过南京的老城新区,据我的切身比较和体验,清江浦区人民的生活理应列入最幸福城市榜。在这个简约慢节奏的小城市,我亲身感受到了极具社会信任与健康快乐的生活,而幸福感恰恰就是缘于发自肺腑流淌的快乐与满足。


     我二十多岁离开清江浦,有人问我是出去当兵还是上大学?都不是,就是怀揣着一颗好奇的心去寻找彩色的梦,正如一首歌唱的“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精美的石头会唱歌,它能给勇敢者以智慧,也能给勤奋者以收获,只要你懂得它的珍贵啊,山高那个路远也能获得......”为了这个“传说”,我“勇敢”、“勤奋”漂泊异乡数十载,如今我回来时已是两鬓苍苍、还有那“空空的行囊”。至于那个“传说”,精美的会唱歌的石头仍是虚无缥缈毫无头绪。所谓的幸福,虽说我“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却就在我不经意身边,原来就在这清江浦这“灯火阑珊处”啊!小小清江浦人的幸福、快乐对于一个大国来讲可能只是小事、琐事,可能也很微不足道,但我觉得,国家的实力、社会的和谐稳定不就是由无数个这样的小事、琐事,无数个芸芸众生的感觉累积起来的吗?民心稳定民心满足才是我们这个大国走向复兴的“重器”呢!


返回
关键词:

技术支持:优网科技    网站地图

收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