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512-57465851

草木非无情,岁月共枯荣
所属分类:行业动态发表时间:2018-09-04

现在居住的小区,从九十年代末开盘,到现在也快有二十年了。开发商是个加拿大人,那个时候拿地的价钱低,故绿化的面积比较大。


万人的小区除了后来建的三栋十几层的小高层外,其余的房子都不超过七楼,与现在动辄几十层的高楼相比较,很怀旧也很适宜居住。


小区里面的植物种类很多,大多叫不出名字。


常见的知道有清香的樟树,有染红秋色的枫树,有状如摇钱树的银杏,有暗香涌动的玉兰花,有八月飘香的桂花树,有满树结果的柚子树,橘子树,还有一楼的人家在自家小院里种的枣树,金钱橘等等。


栀子花开的时候,街上刚出现卖花女子的吆喝声,小区里已经花开四处,异香扑鼻。


初春时分,蓬蓬灼灼的淡粉樱花树和粉白的梨花树,一夜花开,阳光中如灿烂少女在春天泛起的情思。


一阵雨后,花瓣盈盈款款地落下,将树的周围铺成了花毯。春季全然绽放之时,花园里鹅黄的迎春花娇憨天真,生机昂然。


前不久的一天回来,在小区里面行走时愕然撞见一棵被拦腰截断的大树,只剩光秃秃的主干。


如同一个灰头丧脸的哑人,没有叶借助风声为它诉说冤屈,只能滞闷地站着。


看到树干上贴了一张纸,凑近一看:私自砍树,要追究法律责任。这是物业贴的,声大如雷,却并无后果。


当时很想也贴一张上去:我是一棵树,我也有生命,我很疼。


小区的麻将室是八卦集散地。


过了两天,妈妈从麻将室回来,告诉我这棵树挡住了一家人的阳光,这家人受不了无阳光的日子,便把树砍了,当然下手也重了,本来剪一下树冠的枝条就行了,却怕麻烦,将树也砍了。


记得开始选房子的时候,人人都想自家门前有树有花有草,有点亭台楼阁或人工小河。


后来人工河的成本太高,早就无水而变成老年人清晨健身的场所。


树和花草倒是越来越繁茂,樟树果落地时,踩得满地都如葡萄印。花刚落地时美若童话,不消几个时辰便沉沦泥垢,相色萎劣。


夏日蚊蝇无数,在繁茂的植被里生长出来的蚊子,茁壮有力,吮食后给人留下铜钱大的肿包,如那悍匪,杀人留名。


十几年,小树长成大树,枝叶繁茂,夏日遮阴然而冬日也覆阳。


我们只要自然迎合我们,而不愿容纳自然带来的不适,我们渴望被人爱却不愿给予爱给人,渴望被人包容却不愿包容人。


新楼盖得越来越高,人和人离得越来越远,人和自然就离得更远了。


因为远离不需要包容,也因为远离,这个世界的暖度缓缓降低。


也许,我要和芟芟一样,要在远离城市中心的地方找一间房子,与草木同枯荣。


芟芟是谁?——东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吐气如幽兰,才华馥比仙。


芟芟是我的好朋友,性格极安静。


她在社会上也打拼了十几年,却总也不太习惯这个世界的喧嚣。性好阅读写字和冥想。


将梦想藏了很多年,终于下了决心,离开城市的中心,到离城市较偏的地方买了套小房子,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一楼,房子不大却有八十多平米的院子,生活也方便。


和先生两个人,一个上班,一个在家读书写字。


闲时一起打理院子,种各种花花木木,好像两个人编织的世外桃源,风吹过,花语呢哝。


常常在花开得时候去她哪里喝茶,普洱或者煮些白茶。茶不是最好的,功夫却泡得细致,尽得茶味。再聊聊近来看的书和电影,如参加了一场spa。



那日喝茶,花开繁复。


间间杂杂各种花卉,白的粉的黄的,一派绚烂,似乎无花不美,却又无一枝花特别美。


我便说:芟芟,花开得似乎太重了些,颜色密度都有些重了。


芟芟叹口气:是的,种的时候精心,花便成长的繁茂。一直想找些真正爱花的人送去,又怕别人不耐烦,会慢待了花儿,只有都自己留着。虽然辛苦些,花开锦簇时,也多些温暖的人间风光气象。


转头看墙边,有一株孤零零的爬墙虎。


弱弱的纤细枝条,孤孤的两三片叶子,趴在土黄的外墙上,像一副生命成长的画作,纯粹得令人心动。


指着这爬墙虎给芟芟看,说:花盛是盛之美,却失独枝之色。孤零的枝条以阔大的墙壁为家,独自生长,倒是格外招人怜惜。


芟芟笑笑:我倒是愿做这爬墙虎,不是为了美和被人怜惜。只是怕群花如海,我也不太会游泳,溺水海中,生不能自保,又如何能凭栏饮水,借风吟诗?


又过了一年,再去芟芟那里喝茶时,爬墙虎也多了,想再找那曾经的孤枝,却也寻不到了,墙上有些热闹起来,不复去年的孤朴傲桀。


然麻衣布靴的芟芟,似乎凝固在时光里,融融如旧。


她一直都是那枝孤枝,站在空白的背景里,却温暖拥抱了整个世界。


我们相聚,各自心安,无羁绊负重。我们成为朋友,不设任何的防备,不将对方当做自己倒垃圾的桶,也不将对方当做自己羡慕妒忌恨的对象,也不以交换秘密作为锁住友谊的方式。

 

我们只是一起与花草相伴,看这个世界奔忙喧嚣。静谧风吟花语中,看四季交替,看人世沧桑。


小区周围到处拆迁,高楼建起,房价如楼层高度一样飙上了云霄。这么中心的地段,这么大片的土地,这么矮的楼层,拆迁也是指日可待的事。


那个日子对于我,终于和芟芟同行,是梦想照进现实的时刻。


花开花落,烹茶煮酒,素手做羹。人与花行,生气盎然,纯真质朴。纵昙花一夜,也开得生机勃发。


天地之间,安然自若,光阴如歌。生命的义务便是让人在荡气回肠之后,余温犹存地坦然走向死亡。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草木非无情,岁月共枯荣。


返回
关键词:

技术支持:优网科技    网站地图

收缩